博客网 >

毕业论文的随想与回响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    忘了是谁说的了,毕业论文是“应景”的“功利性的”东西,不能以“学术”视之,因为它是用来换取“功名”“学位”,以顺利“毕业”的。想想自己作毕业论文的经历,再看看图书馆里堆积成山的论文,便知此言非虚。

    写毕业论文确实有诸般不自由。时间、选题,甚至字数都有限制。记得零三年作学士论文的时候,非典正是甚嚣尘上,作的又正是非典的题目,直写到颈椎酸痛怀疑自己得了非典,写出4万多字来,若不是后来在澳门一个年会上宣读了这篇东西,想必它绝没有发表的可能。想想自己也算固执了。

    最近作的《结构弱势与再现弱势:信息传播中的弱势社会群体》的硕士论文,题目大且不说,自己又想把结构与文本,理论探讨与证据支撑,批判与实证等等诸端融合起来,端的是够野心勃勃的了。虽然很早就写过了3万的字数之限,但预想的问题没有展开,总不能半途而废。可惜又不能在自由散漫的环境里去慢慢打磨,一边要找工作要申请要寻找安身立命之所,一边还有人不停地催促着“交货”。从二月写到四月,从3万字写到7万字,就像后边有人用皮鞭抽打着撵着,虽然算不上“应景”,但也绝非自由。

    毕业论文一般还都是投入了心血的,但往往阅读范围有限,除了那些出版了的博士论文,其他的,估计也就只有导师、评审或者答辩委员看过了。想想今年五月观摩其他专业方向学生答辩时所见,一些答辩老师是一边听学生答辩一边慌乱地翻阅论文,就更知道,这有限的“看”或“读”,甚至也就是翻翻而已。

    所以毕业论文的反响也就不多,有限的,倘还不是像某些评审意见那样格式化到像入党评语的程度,这样的反响便实在是值得珍惜了。冉云飞是五月二十三日那天我们组论文答辩的委员之一,他第二日在自己的博客“匪话联篇”里,提到了答辩和我的论文:

    昨天上午回母校参加传播学方向(传播学专业、编辑出版专业)的研究生答辩。我在答辩的间隙说了几点,一是不要选题过大,往往大而无当;二:要有学术自由的勇气,一切以真相真知为尚,应当不屈从于权威定论,应当不屈服于政治压力;三是研究真问题,我们是个真有问题,真有灾难的社会和国家,不能昧着良心去“研究”假问题、伪问题。还好,这些参与答辩的同学,大多还能真研究问题。其中尤其以一篇《结构弱势与再现弱势:信息传播中的弱势社会群体研究》论文,议论较为透辟,视野广阔,资料较为详尽,而学风平实谨严,不轻易下断论,诚为一篇好论文。(《把地球弄成地狱》,http://www.tianyablog.com/blogger/post_show.asp?idWriter=0&Key=0&PostID=5373611&BlogID=185021

得到夸奖总会让人臭屁的,何况是难得的不属“应景”之作的反响,何况他关于“真问题”的话,又是我深以为然的。

       

<< 赵月芝教授论文下载链接 / 朋友,走好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donghaixichuan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